为何要将原来掉在地上的线撑到邻近比拟高的竹子上

2016-12-23 07:17

在事件发生后,被告人阿梁在其家属的帮助下,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谅解协定,赔偿了被害人一方损失15万元,被害人一方出具书面原谅书,对阿梁的行为予以谅解。

2015年12月,检察机关将阿梁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起诉至珠海市斗门区国民法院。两次休庭进程中,被告人阿梁的辩护人均做无罪辩护,他认为本案应定性为意外事件,理由是被告人所受文化教育低,无法预见到220V电压能致人死亡,被告人阿梁在主观上并非成心、也无过失。法庭上,审判长问被告人阿梁是否晓得人触电后可能会死亡?阿梁答复,“不知道,我不清楚电会电死人”。审讯长持续询问:“你接上电线后,为何要将原来掉在地上的线撑到邻近比拟高的竹子上?”阿梁答:“我感到离地太低了,怕有人遇到电线发生不利的成果,我接上电线后,把电线撑高一些。”

辩解:无奈预感触电可致人死亡

斗门法院审理后以为,错误致人死亡罪是指因为过失致他人死亡的行为,其义务情势为过失,即行动人对自己的行为造成别人死亡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未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可能防止。而意外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实行某一行为在客观上导致了他人死亡结果,这种结果是因为不能预见的起因所引起的。所以此案的要害在于被告人阿梁是否应该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导致他人死亡的结果。被告人阿梁固然为小学文明程度,所受教育程度较低,但作为心智畸形的成年人,其对人触电后可能会死亡这一生涯常识理当明知,辩护人仅以被告人阿梁受教导水平低为由提出被告人无法预见到人触电后可能会死亡的结果的辩护看法,不合乎常理,亦缺少根据,法院不予采用。被告人阿梁在明知电线存在漏电可能的情形下,仅为生活便利擅自将被供电部分剪断的电线从新接上,应当预见到自己私接电线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死亡的成果而未预见到,而致产生他人触电死亡的结果,其行为已形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阿梁的犯罪事实明白,证据确切充足,罪名成立,予以支撑。鉴于被告人阿梁有归案后如实供述本人的犯法行为、踊跃抵偿被害人一方丧失,获得被害人家眷体谅等依法从轻处分情节,终极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阿梁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裁决:差错致人逝世亡罪名成破